Marathon Portal

XiaoZhi

2016年04月11日

A member of Changchun Runner’s Club

You are always accompanied 2016-04-11 Marathon Portal

吉林长春,地处中国东北高纬度地区,四季分明,每年11月开始到次年的3月是这里的冬季,室外平均气温零下20度。但是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不畏惧冬季严寒,奔跑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他们就是“长春爱跑团”。我,就是其中的一员,我叫小智。


天赋跑者 重拾快乐


净月潭森林公园位于长春的东南,是长春的绿肺,跑者的天堂。2016年1月1日凌晨5点钟,新年灿烂的朝阳还未绽放,长春爱跑团的部分跑者已经结束热身,追逐新的自我。


这一天之前,我也说不清自己从什么时候爱上奔跑。或许要追忆到十五年前初中的田径运动会,那时瘦弱的我从未想过“赛跑”这件事情,却在田径场上追逐到了新的自我,“初一男子组1500米第一名”。从这以后学校的老师同学都知道,有那么一个瘦小的男孩每天都会以奔跑的方式往返家与学校之间。


和净月潭一样,文化广场也是长春的地标,是这座饱经沧桑城市的标签。这里有个田径场——“吉林大学朝阳校区田径场”,也是“长春爱跑团”的大本营,平日的晨跑大家都会在这里聚集,迎接每天的朝阳。这里对我的意义或许会比别人更加深刻。这是我第一次奔跑的赛道,那里有同学们的鼓励,有我们赢得比赛的欢呼雀跃。再次奔跑在这里却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五年,工作的繁忙、生活的压力,社交聚会和酒精麻痹,已经让我忘了曾经奔跑的快乐。而如今奔跑让我重拾快乐。



同一条跑道,可我却是一名新跑者,为了减压追寻快乐,我重新奔跑在这里,结识了新的朋友,一如当年同学在赛场边为你加油鼓劲。坚持,成为了我新的目标。逐渐5000米的距离已经满足不了我享受奔跑给我带来的快乐,路跑、8公里、10公里,直到在西安旅行时还在坚持跑步的我,在西安古城墙上第一次奔跑超过十公里(环西安古城墙13.82公里)。



乐跑路上 好友相伴



不断地奔跑,慢慢的我也成为了一名跑者,在我奔跑的故事里,有些人一定要被提到。



金莉莉,运动员出身,长春爱跑团创建者,也是团长,我每一次突破新的距离都来自这位常年坚持跑步的美女姐姐。2015年9月,在自己的坚持和团长的鼓励下,我参加了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这场特别具有民族特色的“和龙国际半程马拉松”,第一次同跑团其他成员一起站在马拉松起跑线上。终点,莉莉姐帮我带上完赛奖牌的那一刻,跑团成员全部完赛庆祝的那一刻,我重新认识了跑步的魅力、马拉松的魅力。


长春爱跑团和长跑协会,都是长春地区影响力较大的跑步团体,相互竞技、相互鼓励,为了友谊情深和健康快乐,经常组织各种规模的比赛和团跑活动,这是各年龄段跑者的盛会。王健(欠欠),长春爱跑团成员,我和欠欠相识是在和龙马拉松之后的“长春万米排位赛”,2015年10月“图们江半程马拉松”我们并肩冲过终点。作为同跑的好友,我们有相同的想法、习惯、喜好、观念......最后发现彼此好像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2015年11月初,北京的初冬,我脖子上挂着沉甸甸的刚获得的“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完赛奖牌,匆忙的赶去北京缸瓦市教堂,参加北京土著贺然姐的婚礼,带着刷新个人最好成绩的欢喜,送去真挚的祝福,我要感谢另一个人。龙Sir,同样是长春爱跑团成员,也是我这一生的挚友,他是同桌的你,当年第一次的冲线也少不了他的鼓励和欢呼。生活工作在北京的龙Sir,他跑步的地方让我嫉妒,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相比净月潭,它的树木没那么茂密,水面没那么宽广,但是这里的跑者云集。同年的“北京国际马拉松”首次取消了半程比赛,对于我这样的马拉松初级选手,“北京鸟巢半程马拉松”就是拨云见日,比赛的地方就是北京鸟巢和奥森公园。我和龙Sir毫不犹豫的参赛,更大的亮点是这次的比赛终点和奥运会世锦赛一样设在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比赛的最后500米,当我冲进鸟巢的一刻,当我看着终点锁定的时间,当我和龙Sir在终点汇合,当我们庆祝刷新PB的时候,我在感叹!跑步时有你、比赛时有你、生命中少不了的你,龙Sir。





亲人助威 神器助阵






除了朋友,生命的每个时刻都少不了亲人的赞许和鼓励,我的“首马”选择了“深圳国际马拉松”。2015年12月,我在深圳特区完成了我的第一个42.195公里的马拉松比赛,这里有我三个亲人,大姨、表姐、外甥女,比赛当天,有大姨准备的早餐,有赛前表姐的鼓励、还有完赛后外甥女崇拜的“舅舅你真棒”。


不过这场比赛的来之不易也要感谢另外一个团队——马拉松神器,他们由一群马拉松爱好者组成,对跑步的热爱铸就了他们对工作的热情,他们帮助跑者参赛,就像一群马拉松精灵,不仅自己去征服马拉松,还会在马拉松的赛场上照亮别人前进的方向。


乐跑无国界  致敬全世界



全世界的跑者都是尊敬的,不论国籍,无关年龄。芳姐,芝加哥华侨,参加了芝加哥马拉松和北京马拉松,她是鼓励我完成环跑西安城墙的人,是第一个鼓励我参加马拉松的人。孝波,德国留学生,和我一起参加了净月潭半程马拉松,他对待体育的精神和严谨的态度,让我更加坚定的对待每一次比赛。老鱼,兰州跑者,我们是在深圳马拉松赛场相识,提到他是因为他的一张照片,是他成功登顶哈巴雪山后的一张照片,照片里他身后的一名特殊的登山者--夏伯渝,67岁的老人,他是中国登山队的队员,他没有双腿,可他成功登顶了哈巴雪山,而且他还在继续挑战更高的珠穆朗玛峰。这就是坚持的力量,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我要向自己致敬、向奔跑的人致敬、向奔跑在自己生命中的人致敬!